Lost Crowd

(。

©Lost Crowd
Powered by LOFTER

花样滑冰相关资料堆积地

漓子姑娘:

为了让身为考据党的自己安心开脑洞做的资料准备,信息来源主wiki及花样滑冰贴吧,厚颜蹭个tag,有需的太太自取,随时更新,之后除非大文章否则考据不单开了,目录如下:


1、维克托服兵役可行性推测
2、花滑比赛相关
3、商演相关
4、男子双人滑节目相关
5、比赛节目组成相关
6、跳跃及联合跳跃相关
7、旋转相关
8、步法及衔接相关(待完善)


另附我个人其他YOI相关考据:


1、花样滑冰选手费用及收入考据
2、长谷津原型唐津市考据
3、町田树学业经历考据及勇利学业经历推测


 


俄罗斯兵役相关【调整了一下,谢谢评论区的妹子提醒我算错了老毛子...

加菲 YOI:

A Beautiful Encounter:

【Febri Vol40 随手翻译③】

丰永利行(饰 勇利)× 内山昂辉 (饰 尤里奥)访谈全文

--------

平松祯史访谈节选  

--------

*请勿无权转载*

-------------------------------------------------

Q:首先想先请问一下你们对最终话的感想。两位是怎么接受这个结局的呢?

丰永:个人来说是“不会吧”的结果。如果是王道故事的话,一般来说勇利会获胜,最终得到金牌来结束吧(笑)。

内山:我倒是觉得尤里奥可以获胜真是太好了。因为YURI!!! ON ICE没有主角补正呢(笑)。

丰永:这一部分的描写,还是很真实的。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很喜欢这种变化球,会觉得“这种现实感也很不错呢。”另外,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最终话维克托复出后,勇利将会变得怎么样呢?这样的结束方式……可以说是留白吧,并没有在作品中将所有的答案都展示出来,而是任凭观众自由想象。我也很喜欢这一点呢。

内山:就我个人来说,三个人最后在俄罗斯一起碰头的最后的那个画面,还让我有点意外……我自己擅自在脑里脑补了复出的维克多和勇利对决的场面。因为我想象了勇利独自一人出发的场面,所以在这种意义上有点意外。

Q:勇利在经历过大奖赛后,可以感觉到他得到了巨大的成长,从丰永先生这边来看,最初的印象有没有改变呢?

丰永:在我心目中,感觉并没有怎么成长呢。话说回来,人的成长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当然,比如说维克托打电话来的时候,情不自禁就提高了音调……类似于当初这样的关系还是有改变的。相比起是勇利自己有所改变,应该说是纯粹和维克多之间关系的改变——憧憬的明星成为了教练,在一年中片刻不离左右的接受指导,已经可以就自己和维克托思考方式的不同而发言。我想应该就是这种关系的变化。

Q:原来如此。

丰永:所以,勇利在面对比赛时候的姿态一定改变了吧。他迄今为止一直打算一个人滑下去,但决不是那么回事。家人也是理由之一,再加上正是有了维克托这样的存在,他才能立足于冰场上。给予他这么想的契机的应该就是维克托吧。

Q:另一方面关于尤里奥这里,内山先生觉得有变化吗?

内山:后半段人设有改变呢,头发渐渐长长了(笑)。这种变化在tv动画里是很少见的描写方式,所以很有趣。另外说到变化的话,是对维克托的视线。一开始对于尤里奥来说,维克托是憧憬的对象,另外也是代表自己国家的顶尖选手。而且想要他做自己的教练还追到了日本,但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在大奖赛时成为了不同阵营的对手。因此而燃起斗争心的场面也多了起来,但到了大奖赛的后半段时期,印象里愤怒和斗争心这类粗暴的感情中也得到少许的升华。可以说是踏上通往成人的台阶,用冷静的感情来获胜。就这样,我一边看一边也会觉得他应该也是有不少变样的地方。

Q:从在众人面前表演这层意义来看,我想演员和花滑选手之间应该也是有共通点的,不知道两位有没有这样的意识?

丰永:在心情上我想应该是有相似的部分的。在演戏之外,我非常重视自己的人生经验。 自己演出的角色在遭遇某种状况的场合,自己是否有经历过类似的经验呢——我会有从那方面开始探究来完成角色的倾向。事实上哦,放到花滑选手来说,艺术表现力这部分和演戏其实还是有相近的部分的。

Q:原来如此。在剧中也有用演戏的方式来表现花滑呢。

丰永:当然了,实际技术层面可能有很多不同,但在“演员要演戏”这一块来说是有共通部分的。所以在节目表演的过程中,肯定会“要这么表演吧”, 尽量和自己的感觉融合到一起来演出。

内山:尤里奥现在只有十几岁,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上也会逐渐变化。动画中描绘了他意识到这一点而滑冰的过程。看到他的姿态时会产生“原来如此”这样的想法。说起来我小时候也有演出过,也被人说过“那时候的角色演的真好。”我想运动员和我们一样,对于工作总是希望可以不断提升,也坚信自己在不断的提升,但旁观者看来可能并不是那样。考虑到只有在那个时期那个年龄才能做到的事情,所以并不见得年龄增长,就一定会提升水平。也有可能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在身体和精神上的逐渐变化中,我自己本身通过这份工作能感受到那一瞬间一瞬间的表现,所以在这一层意义上,我觉得和尤里奥有共鸣之处。

Q:两位很久没有一起演出了吧?

内山:也没有很久呢。

丰永:后来注意到我们还真是频繁的接下一样的工作呢。最开始共同演出的是电影吧。

内山:是我在还是小学生时一起演出的电影,但丰永先生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和把南(健次郎)君忘得一干二净的勇利一模一样呢(笑)。

丰永:真的完全不记得了。我是初中一年级学生,小内(内山的昵称)是小学二年级学生时候的事吧。

内山:不对不对,连那个都记错了(笑)。我是小学六年级左右,那时候丰永先生应该是十七八岁了。

丰永:好像是同一个角色,但小内演的是小时候的回忆场景。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笑)。

内山:我还大概记得那时候的事情。对于当时我们在现场对话过的事情也有印象。

丰永:昨天之前的事我全忘光光了(笑)。

内山:这是病吧(笑)。

丰永:因为我只会盯着未来啦。

内山:话要看怎么说呢(笑)。但从那时候开始,丰永先生的印象一直没有变呢。我想肯定就算到40岁了也一直会是这个样子吧。

丰永:小内和以前相比也没什么变化呢。但很久不见后在现场相遇聊天时,还是会有他在外面积累了各种各样经验的感觉呢。虽然我们应该都有变化,但是小内是变得比较会交际,所以看到他滔滔不绝的时候我很吃惊呢。

内山:那是因为我们一起共事很多次,对已经熟悉的对象还是会变的比较能说吧。

Q:两位是属于很认生的人吗?

内山:多少还是会有点的,而且和有的人合得来,有的人合不来。

丰永:我属于会制造屏障的类型,一旦形成屏障后反而很能说。进入角色后一下子就能聊了。但我想小内应该和我完全相反,是制造屏障后就闭门不出的类型吧。

内山:怎么说呢,我的确是不太想说废话呢(笑)。

丰永:类似于“对我来说有什么利弊”之类的吧(笑)。不过也见过聊“最近有什么收获”的话题呢。

内山:根据年龄的不同立场也会改变呢。自己还是十几岁的时候可能还无所谓,但到了二十好几的时候,对着比自己年纪还小的人总不能还用一副要别人留心照顾的对应方式。年纪大了后果然人还是会变呢。

丰永:自然而然呢。

内山:不能一直都是很尖刻的样子。

丰永:能看到那种变化,还是有点开心呢。

内山:你话是这么说,反正也会忘掉的吧(笑)。

Q:哈哈哈。那由内山先生来看的话,丰永先生和勇利的共通点有哪些?

内山:会忘掉过去,就这一点吧(笑)。

Q:反过来说内山先生和尤里奥之间的共通点呢?

内山:不怎么像呢,我不会那样爆粗口的。

丰永:但是,内里尖刻的地方有点像呢。

内山:不,那顶多是为了角色啦。

丰永:诶,是为了塑造角色吗?但小内有时候会意外地将内心想法一针见血地说出来呢。这一方面有点像尤里奥。

Q:不怎么隐藏真心是吗?

内山:不,我隐藏的很好哦。不好意思。我心里想着更糟糕的东西呢。(笑)

丰永:啊哈哈。不过呢,小内在语言的选择上很有趣哦。尤里奥也是意外的能用简短的语言爽快地说出带刺的话不是吗。

内山:对勇利也是“炸猪排饭”呀“胖子”呀“家畜”之类的叫法(笑)。

丰永:“把你搅成甜菜汤”之类的(笑)。那种想象力和小内很有共通之处呢。

Q:原来如此(笑)。让我们把话题转回来吧,在录音过程中,对监督和音响监督那里得到的指示比较有印象的有哪些?

内山:嗯,每一话每个场景都会有一些细节……。回过头来看的话,比起其他的作品来说,这部作品的演出很扎实。动画的录音,经常会交由声优自行发挥,用录音前想好的说话方式就直接ok的情况也很多,而这部作品也会有将事先计划突然改变的情况出现。“这个场景有着这样的意图,请用这样的方式来演绎”,“请你演出和之前不同的感觉”,这种指示会比较多呢。

丰永:正因如此,这才是一部有意义的作品啊。

Q:说到特别辛苦的场面的话……

内山:全部都很辛苦。

丰永:这点大家都一样呢。诹访部先生也是这样,我和小内也是这样。勇利来说的话,第七话的哭戏之类的。在录音现场被说过“不要把感情太猛烈地表现出来”,结果播放后一看,发现还是采用了感情激烈的版本。

Q:原来如此。

丰永:第12话的开头也是,维克托和勇利都变得很不理智,有点吵架吵崩了的感觉,所以我最开始在试音的时候强调了情绪激动的部分来演出。但监督说“不是那样的,维克托只是单纯因为忽然听到勇利大奖赛决赛后要隐退而很生气”。他说希望能解释为什么忽然眼泪都出来了。然后,对此勇利的想法是,“之前不是说过要在大奖赛决赛后结束吗?为什么会气得哭了?”这里收到“可以稍微冷静一点”的指示。所以,我和诹访部先生完全没法对话,必须轮流录音来达到有温度差的对话的目标。那么详细的说明就算只有一个,就像刚刚小内说的一样,让人觉得“很考验演技”呢。

Q:刚刚的那一幕,听您这么一解释,感觉的确就像是现实中的情侣吵架一样呢(笑)。

丰永:对对,就是那样哦。就像是当某一方变得激动的时候,另一方反而会冷静下来。在这一层意义上来说,比起动画来更像是接近真人电视剧的演技方向。对这方面我很感兴趣呢。曾受到“原来如此,还能这么解释啊”的冲击。

Q:从丰永先生角度来看,维克托和勇利之间的关系该如何把握?

丰永:唔……。从勇利的视角来看,一开始被憧憬的传奇说要当他教练,明明就在伸手可及之处,但反而就像在梦里一样的感觉。然后很快就成为了教练和选手的关系吧。但是从维克托的角度来看,该怎么说呢,我觉得是从“接下来又做什么呢”这样的惊喜开始的。可能一开始与其说是利用勇利不如说是“我做日本人的教练让他获得优胜不是很有趣吗?”这样的心情。但随着剧情走向后半段,他渐渐的被勇利打动了……。所以我觉得他们的关系是没法简单用“是这个”来形容的。也不是朋友,也不是师徒这种上下层级分明的关系。

Q:也不是单纯的竞争对手呢。

丰永:的确呢。但要说是不是恋人呢,我觉得也不太一样。如果说是“爱”的话,应该是更深刻的爱情吧。勇利自己也说过比起家人,维克托的影响更强烈之类的话,所以我想他们之间的羁绊应该是凌驾于家人之上的。

Q:听到您刚刚说的话,总觉得和艺人搭档有点接近呢……

丰永:啊,这点可能是有点接近呢。也没怎么聊天,后台休息室也不一样,但就像有看不见的线连接在一起。一旦舞台开幕后,就会默契很好。随着剧情进展到后半段时那种关系就渐渐的建立起来了。

Q:那么可以问一下两位各自喜欢的场景和角色吗?

内山:我喜欢第一话。原创动画以那样的第一话来开头,一定会吸引大家的目光的呢。真的是很赞。喜欢的角色是三姐妹(笑)。大奖赛开始后长谷津的角色们出场就少了很多,虽然觉得有点寂寞,但那家人和那个旅馆,那个长谷津的氛围很暖人心扉呢。

丰永:我喜欢滑冰的场景,心情会变得像看一般的大奖赛时一样。再加上是诸冈的实况直播呢。在挑战4F失败后虽然说的是“可惜!”但还是让人感到热血沸腾呢。

Q:实况直播很棒呢。

丰永:涉及到我的场面的话,是第7话的停车场那一幕。那一幕已经是我自己都变得搞不清楚状况地重录了不知道多少遍,所以印象很深刻。然后是,没能进入大奖赛决赛的埃米尔在莎拉他们后面说“等会儿去俱乐部吧”,心情转换得超快的(笑)。那份轻松感,其实我是很喜欢的。

内山:就像在说“下次大会再努力吧”。

丰永:“下次、下次”这么说,很轻松的感觉呢(笑)。喜欢的角色是波波。虽然第10话他就露了个脸,但已经交了女朋友了。

内山:动作神速的男人啊(笑)。

丰永:好厉害啊,心情转换得超快的(笑)。在录音现场,大家都在偷偷传“小波波找了女朋友成为现充后滑冰时就表现不好了”,还说得蛮像那回事的。(笑)

内山:类似于私生活一帆风顺的话,工作就一落千丈了。

丰永:没错没错。他是那种恋爱以悲剧告终的话,反而滑得更好的类型。我们都随意想象他的精神支柱,开心得很。

Q:那么最后有什么要对粉丝们说的吗?

内山:他们在大奖赛决赛后,作为选手前路将会是怎样的,我自己也十分的在意。每次录音前收到久保小姐的画稿后就像看连载漫画一样津津有味的日子结束了,但“下一回还没来吗?”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至今……接受这个采访也是在最终话放送之前,我自己还完全没有完结的感觉。如果大家会也想念他们今后的生活我会很高兴的。

丰永:虽然久保老师已经说过很多了,但我想这真的是正因为是原创才能成就的作品。那是因为YURI!!! ON ICE这部作品,对于观看者是没有任何提示答案的作品,正因如此我希望观众们能展开各种各样的想象。今天我们说到的内容,有在正篇中没有描绘的部分,或者说是对没有说明的部分,“应该是这样吧?”进行随意的想象。在这一层意义上,我们和观众朋友们一样都感到很快乐呢。所以,大家也可以认为这个对话是“小内是这么思考着来演绎的”,“丰永是这么感想的”之类的内容。我想在大家的支持下,今后的展开也会确定下来,请大家继续支持后续。

------------------------

满页都是字翻得眼睛都花了……久保的访谈我要缓缓_(:з」∠)_

关于MCU美国队长 - 辟谣+科普

纪翌:

这两天看到很多黑角色的言论,真是有一点生气,还有一点着急。队3信息量密度太高,三次元的伙伴也有来问我具体细节是怎么回事的,所以就简单粗暴地来一个辟谣贴,顺便科普一下MCU队长的基本人设吧。


【误传1】队长是为了冬兵不愿意签订《法案》

【真相】队长不愿签署《法案》与冬兵并无关系

在维也纳爆炸发生前,也就是冬兵被诬陷为爆炸案的凶手前,队长就表明了他不愿签署法案的态度,“联合国的人也有动机,如果他们不让我们去该去的地方,让我们去不该去的地方怎么办”,“这个法案是把我们的责任推卸了出去”,“Tony你做了对的事情那是因为你做了对的选择,如果我们签署了法案,就等于把我们...

【全职|评论|刘皓】也说刘皓“黑点”及定位

其實以創作分析的角度來說,我覺得劉皓還蠻有腦補空間的。

是個可以挖的角色。(隨便說說

黑翼之巢:

因為想補充的字數有點多我就冒昧轉載一下。

1、關於「真小人比偽君子可愛」之類的說法,我一直覺得……你丫腦子壞了吧?

硬要討論真小人、偽君子哪個好,就跟非要去追究,到底是用過的衛生紙乾淨,還是用過的杜蕾斯衛生一樣?事實上兩個都不高明,你覺得「真小人真實」,我還覺得「偽君子」起碼還有基本是非對錯觀的,所以偽君子會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很好,而真正不要臉的人從來都是不屑於去裝的,這種真實就可愛了?

被偽君子騙只能說明自己還不夠精明成熟,這不代表真小人就不會坑你,醒醒吧。

可笑的是,...

全職年表整理

人間失憶:

年齡方面可用度不太高。

出道和歲數沒什麼關係。

寫文時還需慎重借鑑。

後面的流程(……)倒是非常方便,感謝原PO~

風止浪無平如鏡:

根據畫冊2020年榮耀開服,以及筆記本之生日做推論

2010年前默認18歲出道(默認最小成年規則未改)

鄒遠、劉小別出道年未提及默認17歲出道

樓冠寧、包榮興、莫凡原作未提及年紀因此不做推論

2032年第十賽季興欣冠軍默認

邱非年紀成謎(永遠的18歲)不列入

因為第九賽季舊嘉世解散,因此轉會人數非常多

有勘誤麻煩跟Lo主說一下整理到眼殘了(ry

大概以上...


【哔哔】继续来说ABO

我喜歡這種討論!

RuBisCo:

再次重申這是僅供娛樂的偽科學,千萬別認真。

如果你看到奇怪的例子,請記住這不是po主的cp觀,因為這個po主沒有cp觀。

然後接著上次的說。


再次,關於成結、標記和生子。 

成結本身應該並沒有什麼值得疑問的地方,很多物種都有交配期間防止被甩脫的措施,倒刺啦爪鉤狀結構啦甚至還有激進的專門卡肛門的假小鳥。想想看你有一隻雖然塊頭不大但是超狂野的O不僅格鬥技能點的挺高脾氣還爆,最糟糕的是生氣起來還會伸出小鋼爪而且永遠不懂得做小伏低,想要安安生生地完成一場愛的抱抱不被插起來甩飛出去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如果能夠成結把自己卡在...

【哔哔】论ABO这个奇葩世界观到底如何符合生物学现有理论

RuBisCo:

因為PO主是個閒的蛋疼又以腦洞為生的討厭的理科生,所以第一次弄明白ABO這個神奇的世界觀以後花了大把的時間和ATP思考到底如何讓它符合現有生物學理論。於是這是一篇結合了詭異的腦洞和無聊的生物學理論的胡扯,請不要太認真。


首先關於ABO和雌雄兩套性別系統到底能不能共存。

進化學角度來說有性生殖的存在意義在於物種內的基因交換,基因交換則意味著種內基因多樣性。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個體A具有變異基因「移動金屬物體」,個體B具有變異基因「我的思想可以進入你的腦袋」;如果不進行有性生殖兩個個體只能自己複製自己,這樣在遇到「一大波塑料子彈來襲」的極端情況大家就都死翹翹從...

【哔哔】ABO和弱水三千这码子事

只能說今天轉了好多文章。

然後這篇說的挺符合我在現實的一些認知。

黑翼之巢:

哈哈哈點贊。
其實abo這種獸化設定,不妨瞭解下真實的動物求歡繁衍行為,你就會發現世界真奇妙。
比如一隻雄竹節蟲抓住一隻雌性連續交配幾天幾夜,也許只是為了不讓她去和別的雄性交配,確保自身的基因能被有效傳遞下去。a的成結應是同理,而這恰恰證明,具有生育決定權的o在三性中的地位,不可能是最底層。

伊桑格蘭:

哈哈哈哈前兩篇已經很強了,但是到了這篇裡作者更是不愧專業人士! !不斷嫌棄A「長得醜」的那段2333~

  
  

RuBisCo:

 ...

给想写医院PARO的妹子们的一些建议②

黑翼之巢:

※ 我不是醫生,也不在醫院工作,只是對醫院比較熟悉。可能會有錯,歡迎指正,但我相信絕大多數都沒有問題的。

※ 為了便於理解,舉例部分就用了全職(喂)。但沒有安利我個人私設的意思,只是舉例說明。

※ 各種舉例只是為了便於理解,絕對不是在推個人私設,也沒有侮辱傷害角色的意思。


6、有些科室怎麼內科,又有外科啊。

比如心臟科,在一家大型綜合型醫院裡,你可能會看見心內科、心(胸)外科同時存在,哪個都能看心臟病,好煩。

首先,心內科肯定要突出內科治療,比如高血壓的口服用藥啊,這肯定優先看心內科;但心內科也可以做手術,只是手術一般...

给想写医院PARO的妹子们的一些建议①

黑翼之巢:

※ 我不是醫生,也不在醫院工作,只是對醫院比較熟悉。可能會有錯,歡迎指正,但我相信絕大多數都沒有問題的。

※ 為了便於理解,舉例部分就用了全職(喂)。但沒有安利我個人私設的意思,只是舉例說明。

※ 個人很推薦 @百虐不死小筆記 的《榮耀急診室》(CP:葉藍),因為看一眼就知道,這必須是業內相關人士出品,設定各種靠譜。


雖然說如今醫患糾紛比較嚴重(。),真的寫同人,妹子們還是很喜歡用醫院設定的。不過寫同人的妹子中,真正是從醫或者相關行業的並不多,因此經常有些錯誤。

這裡其實也就是說點亂七八糟有益於設定的東...